第六章 挨打 微h(1/2)

第六章 挨打 微h

啪!

响亮的一声巴掌打在了庄姣的tun上,惹得肥厚的tunrou颤了颤。

唔,你别庄姣从来没有被人打过,活了二十六年,从来没有过,现在居然被一个登徒子给打了!

两瓣白皙的tunrou一边已经染上了红,留下了清晰的掌印,男人丝毫不觉得心疼,眼里只有红肿shi润的Yin户,流着水的Yin户不正常的红,上面还带着被啃咬过的痕迹,自己知道庄姣有多敏感,多容易留下印记,上面的痕迹,鲜艳的刺眼。

哼!sao婊子刚从男人床上下来?看来你男人不行啊,连你sao逼的水都止不住。手指轻抚着,伸出一根指头,顺着逼逢滑动,男人的手指没有指甲,不轻不重的扫刮着。

不知是被男人的动作还是口不遮拦的称呼惊到,庄姣忍不住的瑟缩着,往前爬了爬,xue里却更欢的流了水出来,仿佛在讨好男人。

庄姣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这么敏感,明明不想的,明明是在被陌生人羞辱,为什么还能流出水来。

红肿肥嫩的xue口流出yIn水,顺着男人的指尖趟过,男人一下子就被激怒。

两只手指捻起一边的软rou,用力的揉捏着,不泄气,伸出手掌又是啪的一掌,这下却打在了Yin户,正正间间,Yin户rou眼可见的更红了。

庄姣一下哭出声来,男人的力气很大,打下去时也丝毫没有收敛,根本就不是想上自己,明明就是借此虐待自己。

难耐的啜泣声换不来男人的怜悯。

逼怎么这么sao,还没插进去都流这么多水。红肿的Yin户水淌的更欢了,男人的一只手都给染shi了,可怜的sao水只能从红肿的xue心流出来,看上去诱人极了,软嫩红肿的逼rou,男人有些不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想想自己此行的目的,连忙收了心思。只差一点自己又被这个小sao货给诱惑了,忍不住的想给她舔,忍不住的想让她舒服,即便分开多年,自己好像依旧逃脱不了对庄姣的奴性。

真想现在就跪到她面前把她sao逼里流出的水都舔干净,把她舔到高chao,把她舔到尿出来。

不行,不可以这样,黎诏啊黎诏,怎么你就这么死性不改呢,这个女人都伤害你了,不要你了,你怎么就这么不死心呢?

sao逼贱死了,sao货配sao逼,还长得这么肥,不就是勾引男人去Cao吗?

黎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光,宽厚的背部,结实有力,胸肌接下去是腹肌,几条青筋往下延伸,粗长的Yinjing早已高高的硬挺,紫红色上面布满了青筋,可惜庄姣看不到。

握着根部,借力拍打着Yin户,庄姣只觉得刚才被那一巴掌打麻的Yin户此时酸酸涩涩的,想躲却无处可躲,庄姣已经贴到了沙发面。

粗长的Yinjing一下下地拍打着,溅起水花,落在tun瓣,落在腰上,庄姣清晰地感受得到自己的sao水被打的飞溅。

别打了,呜庄姣早就受不了了,xue里泛着痒意,自尊不允许自己对一个登徒子求欢,强忍着自己的欲望,咬着唇。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