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入室强jian??(1/2)

第五章 入室强jian??

真的,皎皎,对不起。见庄姣没有回应,祈年有些担忧心急。

擦干水渍换过一条浴巾披上。

出来吧。说完就自顾地出了浴室。

祈年拿着刚才庄姣擦身子的浴巾,边走边擦,生怕慢了一步,让庄姣等。

庄姣解开了包着头发的浴巾,轻柔地擦着。

祈年见状立马上前拿过浴巾:我来。

做的很顺手,毕竟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祈年很享受这个过程,就像自己和庄姣是伴侣一般,亲密无间。

庄姣也没有阻止。

你说个价吧。依旧是这句话,祈年在两年前也说过这句话。

祈年随口报了一个价,没有报太低,怕庄姣怀疑。

好,规矩和以前一样。庄姣没有多说什么,也算是旧人,没必要多说什么。

擦干水分后,祈年又熟练的拿出吹风机,不烫不凉,手法娴熟,很快就吹干了。

吹好的发丝蓬松干爽,不得不说祈年算是一个很称职的情人。

从背后抱住庄姣,两人都只围了一条浴巾,肌肤相贴。

再做一次好不好?绕到前面,跪在庄姣跟前,解开浴巾,凑到胸前,含住ru尖,用力的吸着,舔着。

嗯满足的叹慰:不行,我得回去了。

庄姣没有留宿的习惯,这个点也不早了。

突然想起来,好像这个习惯被牧和霖打破了,先前自己在牧和霖那里留宿过,不止如此,还和牧和霖接吻了。

很多该守住的规矩,在牧和霖面前好像都形同虚设,真是糟糕,果然是太过逾矩了。

看着庄姣若有所思的样子,祈年的动作更用力了。

跟自己在一起,在想什么,别的男人吗?

庄姣一下回过神来:轻点。

祈年这才收回了力气,舌尖顶着ru珠,上下拨弄着,时不时换一边,两边都小心翼翼的照顾到。

被亵玩多时的ru尖早就充血肿胀,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祈年,刚才被疼痛的袭击一下没了欲望,想起和牧和霖的初夜,那个臭小子也是这样,没轻没重的。

明明欲望没有被满足,一把推开祈年。

我要回去了,下次吧。起身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

祈年被这一推,瘫在了地上,是刚才把庄姣弄疼了吗,都怪自己,不该那么用力的。

即便这样想,也不敢开口挽留,默默上前帮庄姣穿衣服。

卡号记得发给我。留下这一句就离开了。

留祈年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拿着刚才庄姣用过的浴巾,泄愤一般,用力的撸动着Yinjing,将浴巾咬在嘴中,深吸着里面残留的气息。

安慰自己来日方长,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这边,庄姣开着车回家,刚刚做过一次,没有满足到却把体内的欲望勾出来了,牧和霖对自己的影响太深了,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居然让自己在各种情况下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