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是要打我pi股吗?(1/3)

05 是要打我屁股吗?

沈枝竹发现仲南高烧,是在早晨梳洗完之后。

她觉得仲南对她有点儿别的意思,但想想平时相处的细节,又觉得仲南应该并不是很喜欢她。

在仲南卧室门口踱步良久,沈枝竹纠结之下还是选择敲门:仲南,你还在吗,我找你有事。

等了一会儿,卧室仍然没有动静,沈枝竹刚要再敲,手机震了一下。

她拿起来一看,是仲南发的消息:直接进来,我在语音会议,不方便说话。

沈枝竹这才放心拉开门,探了个头进去。

仲南脸上带着rou眼可见的疲惫,正坐在房间的办公桌前开会,手里拿着钢笔偶尔写着什么。

沈枝竹有点不知道做什么,就靠在门口等他。本来是想问他昨天的事情的,可他看起来好像生病了,沈枝竹觉得现在不是讲这种事情的好时机。

仲南昨天晦涩的眼神并没有让她害怕,说实话,这样她反而觉得正常。

这个男人身上没有任何关于性的因素表露在外,她甚至怀疑过仲南因为这糟糕的脾气找不到女朋友,以至于从性苦闷憋成了性变态。

更进一步地讲,她其实有一些细碎的喜悦,因为她早已经做过更越界的事情。

和仲南住在一起后不久,她有一天起得很早,从外面买了早点回来。想着凉了又浪费,便去敲仲南的房门。

门被拉开,仲南应该是刚洗完澡,身上还穿着浴袍。男人皱眉盯着她道:这种催命一样、没有礼貌的敲门声不要让我听到第二次你要做什么?

沈枝竹结巴了一下道:叫你吃早饭。

仲南忙了整夜公司的事情,新长出的胡渣还没来得及刮。沈枝竹看到面前男人下颌浅浅的青,从咬肌的位置往下,顺着颌骨线条直到下巴。

仲南头发长至耳后,因为刚洗完澡,那些银色黑色的发丝紧紧贴在鬓边,更显得他眉眼深邃。混血的Jing致感在这一刻显现得尤其明显,沈枝竹甚至发现他长了双狭长的眼,却偏偏是开扇型的双眼皮,压眉望过来的时候,像异域冷漠的神灵。

这样的仲南莫名多了些攻击性,他一直是斯文的,五官的锐利被他那副平光镜掩藏得很好。即便在家里,仲南的胡子也总是刮得干干净净,如果不是今天早起,沈枝竹觉得她绝不会有机会见到这样的仲南。

男性,而非长辈意味的荷尔蒙随着这抹青色的胡渣翻涌上来了一些,沈枝竹闻到男人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她有些恍惚地动了动,几乎可以算是主动靠近。

仲南对这一切无所觉,他拿起剃须膏晃了晃,道:难得有良心,你先吃吧,我还没好。

沈枝竹根本没听,她的脑袋里正一团浆糊,思绪拉扯间全是仲南没刮胡子时那张看起来冷淡又压抑着欲望的色得要命的脸,她感觉自己浑身都要烧起来了,忙不迭点头匆匆跑开。

那天之后,她常常想到仲南没刮胡子的样子,反反复复地想,但因为没有影像保存,记忆还是慢慢变淡。

和仲南起争端的前一天,她怀着敬畏的心,头一次点开了黄色网站。

这是她第一次试图看a片,各种分类几乎让她挑花了眼,各类人种的rou体成为赛博界面的商品,她一边留心着屋外的动静,一边快速翻看着排行榜上的片子。

她在晚上九点早早熄灯,就是为了趁仲南还没回来的时候,好好地冲一次。

划了一会儿,屏幕上的手指突兀地停了下来。沈枝竹盯着画面上的男演员,有些出神。

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好像仲南。

她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