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2)

软萌长毛兔总让警长大人真香ABO

作者:一只菌子

简介:

【双洁,甜文,警匪,双向救赎,前期渣攻后期火葬场,攻有易感期综合症,受扮猪吃虎且非常能哭】

S级白虎Alpha陈雨润只当自己花了一千万从一群饿狼口中救出了一只可怜兮兮地长毛兔Omega,人甜心善,不仅毛茸茸的很好rua,还会缠着他叫哥哥。

这么可爱谁遭得住?立马压在身下标记就地正法。

可谁知,这小兔子提裤子不认人,竟扭头一口,咬的他鲜血淋漓。

“陈雨润,你身为警视厅厅长却放任rou食系alpha践踏草食系omega的尊严,我今日就要为受害的同胞报仇!”

“砰”的枪响,陈雨润颤抖着睁开双眼,却发现身边躺了一地的人。

“耶?什么情况?”

小兔子一脚把他踹出老远,“滚,再也不要回来。”

大老虎怀着被老婆打了的委屈,在外面惨兮兮蛰伏三年,终于重拳出击,一举扫平A城黑恶势力,扬眉吐气!

小兔子看着面前这个彻底黑化了的大老虎,默默吞了一口唾沫。

“哥哥,你回来啦?”

大老虎冷哼一声,咬住他的后颈,把小兔子叼回了窝。

“不仅骗人,还什么事都自己硬抗,你翅膀硬了,老公都敢打?”

不生个一虎半兔的,还想走?

第一章差点被送上“餐桌”的小兔子

夜半,皓月当空。

星火大道旁的路灯被揉进月色,朦胧中混着一丝血气,刺耳的警笛从大道尽头一条隐在黑暗中的小胡同传来,那里熙熙攘攘围了好多人,警员拉起了警戒线,正在竭力疏散群众。

在昏暗的闪光灯下,隐隐约约能看出警戒线内躺了一名年轻男子,脖子以上血rou模糊,身上盖的白布已尽被血染红,整个躯体瘪下去,看来内脏也是不翼而飞。

突然,围观的群众中出现了一名高大英俊的男子,身着警服,眉间一股冷意,肩上赫然立着三条红白相间的杠,有眼水的群众立马小声呼喝:“别吵别吵!厅长来了!”

此人正是A城警视厅厅长陈雨润,白虎,rou食系S级alpha。

陈雨润蹲了下来,细细端详半晌,抬起头来对立在身边的小警员道:“又是草食系被杀害?”

小警员忙点头,他是草食系的麋鹿Alpha,尽管不是第一次见,面对如此血腥的杀人事件还是不由得冷汗连连,声音都微微颤抖:“是的厅长,这周第三起了。”

陈雨润微微皱眉,乜了一眼隐在黑夜中的红灯街,阵阵吆喝似远似近的传出,沉声道:“二队三队集合!跟我进去。”

“是!”

二队三队的警员立马归位,陈雨润摸了摸腰间的枪,走进了这条A城食草系居民口中绝不能踏入的黑色禁地。

进入红灯街,这条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胡同,其实暗流涌动、鱼龙混杂。最明显的一点,在这个omega买卖不合法的社会制度下,这条街上竟当众叫卖食草系omega,有捆好的、关在笼子里的,甚至扒光衣服用铁链子拴上的,omega信息素在空中弥漫,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alpha的原始本能。

陈雨润越看脸越冷,他作为A城厅长,自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对这类诱惑有着常人难以匹敌的抵抗力,但身后有些rou食系alpha警员已经开始眼神迷离,贪婪地呼吸着混合着草食系omega信息素的空气。

陈雨润严厉地瞪他们一眼,喝道:“都给我打起Jing神来!别忘了你们是A城的警察!”

被他这么一喝,警员们吓得抖了个激灵,立即立正敬礼,“是!厅长!”

陈雨润咬咬牙,一双琉璃色的眸子仿佛有星火碰撞,最终落到一座气势恢宏的酒楼前,推门走了进去。

楼内,映入眼帘的是众多“食客”,豹子、熊、老虎、狼什么rou食系都有,服务生们推着一道道装着兔子、麋鹿、牛、羊等草食系omega的“大餐”流窜于各个包厢前,食客们大声哄笑、推杯换盏,享受着人生极乐。

见他进来,前台金钱豹收银员赶忙把嘴里的牙签吐出来,一脸谄媚地凑到陈雨润跟前,陪笑道:“陈厅,今儿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陈雨润沉了脸色,冷道:“杨进喜人在哪里?”

金钱豹眼睛咕溜溜的转,端出一副憨厚老实的面相来,“陈厅,您是知道的,我们老板这个点儿从来都是在碧香庭玩......”

陈雨润讥笑两声,金钱豹以为他信了,正要兴高采烈地请走这尊大佛,不料头上一冷,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金钱豹吓得腿软,哭嚎道:“哎哎!陈厅!您这是做什么?饶命啊!”

陈雨润眉眼寒若八月霜雪,嘴唇上下碰撞,一字一句仿佛都想要了他的命,“撒谎!我今日下午还看他从码头拉了一批货,今晚拍卖会尚未开始,他敢在这个节骨眼儿出去鬼混?!”

金钱豹被他威压的跪在地上,哭的涕泪横流,陈雨润心里烦闷,只想把这腌臜之地一把火烧个干净,握枪的手渐紧。

“哎呦,陈厅!这是什么劲儿?想找我直接上贵宾室就是了,何必为难我手下的人呢。”

说话间,一个油头粉面、右眼上一道长疤的男子领着一帮人从楼上下来,为首的正是杨进喜,红灯街的地头蛇,草原狼alpha。

陈雨润“哼”了一声,不情愿地收了枪,冷道;“你知道我找你为了什么,今晚八点,红灯街口的杀人事件,是不是你手下的人做的?”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