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生(1/2)

中枢地底、王巢。

头、前胸、背板、腹节背面和前翅赭红的红椿成虫密密麻麻的聚集在墙壁,一层铺盖着一层。

天花板的干草叠在一起倒挂着摇摇欲坠,仔细辨认,却是趴在其他虫蛾身上的,丛丛簇簇灰黑色腹部的蛾翅在震动。

大片茸毛的双叉犀金gui,复眼深红褐色,触角不停挥舞,口器为上翘扁平铲状。

鞘翅目的锹甲在角落叮咬着墙缝。

各种毒蝎趴在地面上用尾勾拉拽盘踞在一起吐着信子的花纹细蛇的rou皮。

群魔乱舞。

这是一处虫xue。

无数莹白的Jing神光点汇聚在半空青白的虫蛋上。

Jing神力凝聚成晶。

蜕变后逍遥了不少年份的初代将领们不乏有些活络心思。

来自四面八方的试探直指中枢。

一反往日温和态度的影子突然不再成形,呈溃散状态的笼罩着整个地底空间。

蛮横的力量让每只虫子的脚下发烫。

甚至不少低级虫族重新栖息在了树上。

帝都笼罩着一层压抑沉闷的空气。

此时,帛菁一族高居王位。

堂皇的宫殿内坐着一雌一雄。

众臣而立。

“氏族分割多年,如今祂即将降世,诸位”雄虫提高声音,“何不共战?”

一声嗤笑自下而来,

“皇殿将至,何谈抗敌?”

“兰提斯,你莫非想拱手让权?”

“你帛菁一族怕是近年来位置坐的太安稳”审芥的语气轻缓,“失了本分。”

“好!兰提斯、审芥,那我们就看这场战役”猝然站起的雌虫挥落桌上的茶饮,“你们怎么被驱逐的。”

晶莹的佩环被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清脆的破裂声后是半数虫子飞离的身影。

看着依旧停留的家族,帛菁温和下来语气,“若成,荣泽皆属各位。”

光线被吞噬。

帝都陷入一片黑暗。

无形的细丝成网自中枢而散,笼罩了整个中心城,如同倒扣的鸟笼。

迹成糸族长坐在办公椅上。

“雌父,帛菁胜算太低,为何…”年幼的虫崽子一本正经的皱着眉。

“纳崽”,笑呵呵的年长雌虫看着因为一个称呼就更不高兴了的崽子,“无论谁站到最后,我们都有余地。”

站起来的雌虫背着光,“祂的诞生不过是传承,幼皇能不能掌控住整个局面?我们要早做打算。”

“可是…”幼崽犹豫的握紧了手。

“莫桑纳”隐藏在黑暗中的雌虫突然郑重起来,“身为嫡系,你记住,没有什么比你的家族更重要。”

看着似乎吓到了的小虫,成年雌虫再次笑了笑,将唯一的虫崽抱在怀里,他一字一句的说着,“氏族分割把持帝都各部,帛菁为首,嫡子居王座。中枢掌握虫族内部令行,影子固守。军团对立分割又相互辅助,能者居之,推进版图。”

他顿了顿,继续补充,“中枢警卫、帝都骑士或者其他各部,都被氏族把控。”

虫崽开口接上,“已经没有空白留给中枢底层孕育的殿下了。”

赞许的摸了摸崽子的头发,雌虫问,“第三军世袭,中枢影子听令,帝都各部辅助,军、令、政皆具,帛菁胜算为何不大?”

莫桑纳沉默。

“雌父”,发丝掩盖到额头,年幼的崽子仰头直视雌虫,深处的惊恐再也掩饰不住,“你们都没有看到吗?”

一股凉意从脚底蔓延。

雌虫蜷缩了一下手指,他嘶哑着声音,吐出两个字,“什么?”

打颤的幼崽抓住了从小到大可靠长辈的胳膊,

“笼网、蛛丝。”

在幼崽话音刚落的瞬间,世界骤然清晰,

雌虫看到了…

那从地底蔓延出的蛛网、密密麻麻的覆盖了整个虫族权利核心的丝线。

以及自己手腕、幼崽手腕上隐现的链扣。

那只蛛王、牢笼的主人,是谁。

抖着嘴唇,雌虫抚摸了一下触碰不到的链条。

不同虫,不同心境。

与迹成糸家气氛全然不同。

兰提斯家的大虫揪着自家的崽子这边摸摸那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