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luan(1/2)

紊乱

没想到原来你也会受伤。红发船长倚着栏杆双手抱肩,慢悠悠叹道。

维克多将伤药交给黛利娜,她婉拒他提出协助的建议,一个人握紧药膏飞速逃离走廊,直到那抹裙影消失在房门外,他们不约而同来到甲板。

夜幕笼罩远方无边海际,望不见尽头的海岸线上泛着粼粼光斑。他循声掠过维拉一瞥,知道她正借此打探自己。

哦?怎么不说话了?见他没回应,她颇为惊诧,继而大胆地嗤笑出声:看来你那手套也没好到哪儿去

她身上有圣殿法咒的保护。

维克多声线凝重,言简意赅道,十分强大的光魔法术,纯度很高。

她是圣殿的人?!维拉好整以暇的悠闲状态被打破,她冷下脸,猛地挺直腰板,这怎么可能她嘴上虽这么说,右手却迅速熟稔地摸向腰间系带,交叠的双腿也绷紧站直,下意识作出戒备姿态,只是那双绿眸却不住巡视他,或许是你判断失误呢?

她身上没有一丝魔力波动,特薇切不会看错。她沉声喝道,目光带有审视意味,警惕地盯着面前年轻俊秀的黑发少年,维拉并不十分相信这个处处可疑的家伙。

维克多是在三个月前找上她们船队,他宣称自己是一名流落荒岛的医疗师,并展示了他高超的治疗手段。尽管当时她对他尚有疑心他看起来还像个学生,那套含糊说辞无法回避他的不明来历可船队实在太缺乏一位懂得如何治疗法术创伤的医疗师。

休丹尼号的航海路线有时会跨越赫比斯海和达勏里海,两片大洋的chao水在失落之城的海域涌到一起,季风让波涛骇浪翻涌着相撞,这比任何时候都更考验船长的航海技巧。

基于行船安全,船队往往会绕过失落之城的边界,实际上失落之城更像一个地标性的模糊概念而非实体毕竟没人知道真正的失落之城在哪儿,据说那里是深海人鱼贮藏宝物的禁地不过就在上次出海时,维拉敢肯定她们遭到了人鱼的袭击。

很多船员身患怪病,皮肤泡肿般高高鼓起,胀痛不止。就连特薇切也拿这病毫无办法,直到维克多出现,他告诉她们这是诅咒的一种,并彻底根治了病源。

尽管维克多说的绝大部分可信度很高,可这次她心里期冀他出现差错,她不能允许任何人干扰她的计划,即使是圣殿也不行。

她确实是个普通人维克多嘴角牵出一抹微笑,状似无意地开口:实际上那道法咒的纯粹性少有人可比拟

猜猜看,圣殿里有谁能做到这样高纯度的光魔法术。

*

咔咔。

一道刺耳声音在寂静舱房里响起,旧经海风侵蚀的木门浸了水汽,转轴似乎也生了铁锈让她推起来很费劲。

进去后黛利娜才发现她推门那么吃力的原因房间舷窗还大开着,海风正对着吹向木门,带来股强大推力。

她心底还庆幸着廊道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探头向里望,弋里狄塞似乎半躺着,头靠着墙壁假寐,腿上铺有一层亚麻薄被。

黛利娜先将手上抱了一路的伤药散放床头柜上,关紧门窗,再从抽屉里摸出另一盏油灯点亮;借着灯芯燃烧的微弱火光,她睁圆眼搜寻四周,自角落里搬出那张坏坐垫凳子挪到床边。

弋里狄塞弋里狄塞她小声唤它。

弋里狄塞

见没什么动静,黛利娜有些犹豫要不要上手推醒它,伤口不处理只会感染得更严重,而且她还想问问它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