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钩(1/2)

倒钩

亲爱的你在发抖

维拉拾起地上倾覆的灯盏,在放置稳妥后凑近女孩洁白面庞,翠绿眸子闪了闪:来搭把手维克多,她现在需要休息。

当然。他朗声应道,目光仍停在她身上,两瓣红润的唇向上翘了翘,我们走吧黛利娜小姐,你的房间是?

他维持着半蹲下身的动作,黑眸平静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她接下来的回复。

同样的黑发黑眼,却并没有带给她任何亲近之感。黛利娜对上他的视线心里突突地跳,她应该为他们拥有相同的发色瞳孔感到欣悦,可是她下意识绷紧肌rou朝后挪,还未开口拒绝就听见隔壁房间里有人抱怨着,让他们动静小点。

她觉得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候,维克多却已倾身贴近过来。他不像粗鲁的人,可他捏着她手臂的力气很重,如果她是条鱼那他就是勾破鱼嘴口腔的倒钩,容不得她半点挣扎偏偏他做起来风度翩翩,嘶停下,等等

黛利娜被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他戴着副黑丝绒手套,手掌紧握的力道压得绒料严密地贴合那片皮肤,她很快意识到维克多不会轻易改变想法。

她有些生气了,小脸被涌上来的情绪憋得泛红,自顾自地抬头怒视他她不需要这样自以为是的帮助。

太疼了吗?维克多貌似好心侧过脸问道,在触及少女喷火的眼眸后眉毛一挑,似乎有些讶异,噢抱歉是我太着急了。

他道歉的话语自然而然地从口中说了出来,神色平静,让黛利娜没法再质问他什么。

她沉下气试图将手抽出来,上身小幅度扭动着,没有成功。没事,她声音闷闷的,从喉咙里挤出句话,我可以自己走。

他若无其事的态度让黛利娜感到不适,她不愿再多计较,更重要的是她原先以为船舱游客去了聚会或是还在睡觉,所以不管那声音有多大廊道里都没有人,可刚刚分明有旅客能听见走廊的交谈,现在看恐怕只有她听到了楼下异常的欢声。

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黛利娜都只能先装作起夜的普通人,对聚会歌声一概不知,她只想能快点回到房间。

维克多沉默了会儿,良久后才应道:当然,我尊重您的选择。他徐徐松开手,整理了下弄皱的丝绒手套,笑容温和姿态谦逊。

黛利娜默不作声离远了点,在勉强站起来后向维拉诉说需求,她需要一点绷带和伤药来处理伤口。

&nb

本章尚未读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